憶陳子展教授

發布時間:2016-06-20
郁群
  
  1985年我到陳子展教授家中采訪過他。
  
“屈原真有其人否?”
  
  陳子展教授是著名的詩經楚辭專家。詩經是周代的歌曲;楚辭是楚國的歌曲,其中有屈原的作品25篇。近百年來,在國內外學術界一直有人認為“屈原并非真有其人”。
  
  陳教授從1962年至八十年代研究了大量資料,寫了《楚辭直解》一書,約60萬字。這本書不僅認為屈原確有其人,而且,還第一次肯定了屈原的25篇作品都是真的。
  
  “學術界有人認為屈原是人類童年時代的半神半人的神話式的人物。這不對。屈原生存的時代已不是人神雜糅的草昧時代了。清朝末年廖季平(郭沫若的老師)和胡適以及日本某些學者,都認為屈原並非真有其人。郭沫若則認為其人是真的,其文有假的。”陳教授說道:“屈原的文章都是真的,在漢代叫《屈原賦》。我在60年代初發表的第一篇文章,曾談到屈原的家屬中確實有個姐姐。這個看法與郭老的也不同。文章發表后,郭老曾這樣對我說:你是搞學術的人,不是想攻擊什么。看法可以有不同。”
  
  在這里,陳教授頗有感觸地說道:“當時,我頭上還戴著帽子(1957年錯劃為右派),我想如果不允許我發表學術研究的文章,那我就不準備繼續搞下去了!結果,倒是讓我發表的。這種例子不多,我是一個,姚雪垠發表《李自成》長篇小說是另一個。就這樣,我一直研究、寫作到現在,寫了180萬字。《詩經直解》已經出版,《楚辭直解》最近也已交給了出版社。”
  
夏明翰的不朽作
  
  很多人讀過夏明翰烈士的這首詩:,
  
  “砍頭不要緊,
  
  只要主義真,
  
  殺了夏明翰,
  
  還有后來人。”
  
  但是,很少人知道夏明翰學習寫詩的情況。我在采訪陳子展教授時了解到一點。陳子展教授告訴我,他與夏明翰是湖南師范同學,住在一個宿舍,他住在下層床,夏住在上層床,關系密切。作為楚詞專家的陳子展教授,年輕時就愛好詩詞,在宿舍里學習詩詞時,常見住在上層床的夏明翰伸著頭往下瞧。“他寫過別的詩歌沒有?”我問。陳子展教授回答:“我沒有見過。”我又問:“他向你請教過詩稿沒有?”陳子展教授回答:“沒有。他只是這樣默默地看著我學習和寫作,顯然很有興趣。我沒有想到,他后來在獄中就義前能寫出這樣一首不朽的詩!”當時,我采訪陳子展教授主要是聽他談與毛澤東一起踢足球的情況和他被錯劃為右派后継續研究寫作幾十萬字的楚詞專著之事,我為《上海老年報》試刋號寫了《和毛澤東一起踢足球》一文。我了解到上述夏明翰學詩的線索后,曾想以后找個機會專門前去采訪。可是,當我再一次準備前去采訪時,陳子展教授不幸病逝了。我想起上一次采訪,他堅持不用拐杖、慢慢地走,送我到門口的情景,我心里十分感動、難受!這真是無可挽回的損失,不然,我可能了解夏明翰烈士當年在校學習生活中更多珍貴的軼事。
分享到: